欢迎访问江西顾特乐精藏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骨灰陈列架 何謂茶禪?禪茶何味?

2018-10-07 11:09:07 gutele 28

骨灰陈列架厂家了解到,茶道實質上就是茶術,烹茶的技術。與美術、算術、烹飪術一樣是一門烹茶的技術方法。

茶禪

這個“道”與老莊所指的“無為大道”無關,與佛法無關。老莊的“無為大道”是中國上古時期至春秋戰國時期的“不言之教”,與佛法一樣是心法。而烹茶是世法,不是心法。


那幾年來“禪茶”突然風靡於世,那幾年前韓國某代表團也來中國表演起“禪茶”來,這一浪又一浪的“禪茶”熱,真可謂把中國人都燒暈了啊!吃茶就吃茶嘛,怎麼吃了他們的茶就神了,好像不懂禪一下就懂禪了,不懂佛法一下就懂佛法了!不要濫用佛法嘛,這是在拉大旗作虎皮。


拿佛法來作幌子,為了名利不顧一切地在文化方面和經濟方面進行大肆地炒作。茶就是茶,把“禪”拉進來並不等於你這個茶就有了質的飛躍!借世人不懂禪而把“茶”偽裝得神秘不可測。這些生意人,文化人或為了名利的人根本不懂“道”,根本不懂“禪”!什麼是“道”?什麼是“禪”他們知道麼?


趙州禪師的“吃茶去”他們懂麼?不管你是什麼人,你只要沒有見“道”,沒有得“禪”,一句話沒有“明心見性”,你就不懂禪,你就沒資格表演“禪茶”,凡是表演“禪茶”的都是在裝模作樣騙人,根本不懂“禪”!根本不知道“禪”是怎麼回事!


釋迦牟尼佛在靈山會上拈花微笑,惟有摩訶迦葉一人心領神會,釋迦牟尼佛對摩訶迦葉說:“吾有正法眼藏,涅盤妙心......付囑摩訶迦葉。”世尊說法為什麼無語(不言之教),如來傳法乃真如本性,開口即錯,動念即乖。涅盤妙心乃寂滅之清凈心,正法眼藏乃如來性體,怎麼能用語言文字表達得出來。


所以世尊說法以拈花微笑表示對境不生心,心清凈寂滅如如不動,我們的如來性體即得現前。此時惟有摩訶迦葉以清凈心與佛相通,明白世尊之意。所以才有世尊傳法與摩訶迦葉。後來這個“正法眼藏,涅盤妙心......”由一祖摩訶迦葉傳到二十八祖達摩祖師,再由達摩祖師傳到中國,這就是“禪”的來歷。


達摩祖師在《血脈論》中說:“佛是西國語,此土雲覺性。覺者靈覺,應機接物,揚眉瞬目,運手動腳,皆是自己靈覺之性。性即是心,心即是佛,佛即是道,道即是禪。禪之一字,非凡聖所測。直見本性,名之為禪。若不見本性,即非禪也。假使說得千經萬論,若不見本性,只是凡夫,非是佛法。......”


我們來看所謂的“禪茶”出處,唐代趙州禪師問來參學的僧人:“你以前來過這兒嗎?”僧答:“來過。” 趙州說:“吃茶去。”趙州又問一僧,僧答:“我第一次到這裏來。”趙州說:“吃茶去。”


本院院主大惑不解,問道:“來過也吃茶去,沒來過也吃茶去,這是什麼意思?”趙州大叫一聲:“院主!”院主脫口答:“是!”, 趙州說:“吃茶去。”這就是後來“禪茶”的依據。————我們知道凡是到處尋師訪道勤苦參學的僧人都是為了一個目的,就是弄清楚佛法的本質,見性成佛。


人人的腦子裏都有一個疑情,到底什麼是禪?佛性到底是怎麼回事?本性怎麼見?之類的問題。這些問題在參學者來說執著得太深了,這些文字相是他們見道的最大障礙。他們是帶著強烈的執著有求而來的,所以趙州禪師不等他們開口,便用“吃茶去”將他們執著的疑情念頭打掉。


意思是把一切都放下吧,去吃茶,去自在逍遙去,心裏清淨自在,自然是“禪”。院主搞糊塗了,趙州禪師同樣叫他去“吃茶”,去清淨清淨,想那麼多幹啥!這裏“吃茶去”是放下、去清淨、去自在、去逍遙的代用語,並不是說吃茶就可以得禪。


有禪的得道者對來訪的參學者都是採用應機施教,活潑潑的千變萬化,對方是帶著疑情苦苦地期盼著你回答他,你怎麼回答對方也會著語言文字相,所以就有了問天答地,問東答西的話題來。

禪茶一味

目的是打掉問話人頭腦裏的文字相,問話人本身就在著文字相。你心不清凈,你自性本來是佛,心中還執著佛念,此乃文字相遮蓋了自性如來,這是頭上安頭啊。有的禪師突然大喝一聲,有的當頭一棒,瞬間問道者被震得頭腦一片空白,來時的疑問念頭頃刻間煙消雲散,這時問道者往往突然大悟。有參學者問趙州和尚什麼是“祖師西來意”?趙州禪師答曰:“庭前柏樹”。


言外之意是說,你心為什麼老向外求?為什麼不把心安息下來?你應該象庭前那棵柏樹那樣,無思無念,任世間風雨變換,你依然象這樹一樣心如止水如如不動,你的清凈心現前,你見到了本性,你就明白什麼是“祖師西來意”了。宗門語不說破,令人參而自得。再說對方會著文字相,趙州的話已經說透,因為話下隱著很明顯的潛臺詞,當機者應當下即悟。


有僧問:“什麼是佛法大意?”趙州禪師反問:“你的名字叫什麼?”僧人說:“我叫某某。”趙州說:“含元殿裏,金穀園中。”趙州和尚的意思是不要外求,你自己就是。可僧人還是不懂,竟回答自己的名字,趙州和尚用含元殿裏,金穀園中告訴他:“不是指的軀殼,是軀殼裏面的主宰。”


趙州禪師對“禪”的解答豈只是一個“吃茶去”,那是五花八門,你意想不到,他卻隨手拈來。對於懂“禪”會“禪”的見道人來說,行住坐臥,穿衣吃飯,伸胳膊伸腿,哈欠撓癢,何處不是禪!對於沒有見性的人來說,任你怎麼裝模作樣也裝不出禪來的。


若不懂而裝懂,把茶擺弄來擺弄去就是“禪茶”了,那是在謗禪!那是在謗法,謗佛,謗如來!禪不在任何世間物品東西上,禪不在任何色相上,禪是自心,是自己的清淨心。佛說:“自凈其意,是諸佛教”,我們能熄心滅念,心不妄起,心恒如如,這即是禪,這即是道。


不是你大張旗鼓地到處去宣傳,去表演,去炒作。不能因為趙州禪師說了一個“吃茶去”,茶就成了“禪茶”,那趙州禪師還說了“庭前柏樹”,那現在的河北柏林禪寺的古柏不就成了禪樹(或禪柏),嗚呼,哀哉!禪不能濫用,佛法的辭彙是不能拿來戲弄人的!不管你的動機是什麼,你搞的是世俗,世間法,與佛法無關,與禪無關,佛法是神聖的出世法。


“禪”不屬於文化範疇,也不屬於科學,不屬於哲學,更不屬於宗教,它是我們的本來面目,它不來不去,不生不死,它無始也無終;它什麼也不屬於。你的本性是屬於文化,科學,哲學,宗教的嗎?荒唐!你的本性是遠離這些思維意識和一切範疇的,你一旦明心見性了,你就一切都明白了。


茶就是茶,生意人、文化人或者其他什麼人不要把它搞得太玄,茶文化也好,茶技也好,甚至你捧它為茶科學也好,總之它不是禪,茶不是自性,自性不假外物。別給茶蒙上神秘的面紗了,恢復茶的本來面目吧!

骨灰陈列架

江西顾特乐精藏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全国同行业中的佼佼者,生产的骨灰陈列架及祭祀用品等被广大用户认可,所以我们的品牌骨灰陈列架销往全国!值得信赖!